日月晴

天上那个施主你别跑(三)神盗瓶×和尚邪+HE

隔壁做菜的:



“张施主,你可以把我穴道解开吗?我是来取回帛书的,会一直跟着你,另外,我也打不过你,所以,你尽管放心好了。”

“不方便。”

“……”

张起灵的轻功比无邪以为的还要好,一个时辰,穿梭在森林里,竟没有累的迹象。所以,不方便是以为自己跟不上,还不如带一块“门板”来得方便吗?

无邪认命。

好容易脑袋开窍,找了个破庙歇脚。

张起灵一声不吭,走上来解穴,说了一句:“你若交出另外一卷,便可保命。”

无邪甩甩胳膊,踢踢腿,哪有高僧的肃穆,一笑:“我在你这儿保了命,没法跟佛祖交待。还有,那么重要的东西,我会带在身上吗?不如,你带我到处玩玩,长这么大,我还没出过寺庙,我玩高兴了,就会告诉你帛书在什么地方的。”

很明显的缓兵之计,张起灵看了无邪一眼,却点头答应了。

“三天。”

“为什么只有三天!”无邪已经可以跟得上张起灵的思维了。

张起灵没说话,径直往门外走。无邪跟了上去:“你去哪?三天太短了,半个……”被点了哑穴。

“嗯嗯嗯嗯嗯!”可恶啊啊啊!

张起灵来时留意了晚饭,很快就找到了那片苹果树林,大概是原来破庙还繁盛时栽下的。和尚跑了,留下庙和几颗发育不良的苹果树,运气好,能吃。

还能有晚饭,无邪领到苹果的时候,舍不得吃,那眼神,到底是不像木讷的和尚该有的。

那个时候,方丈还不是现在的方丈,还是自己的师父。无邪是孤儿,被师父养大,教他武功,教他诗文,那个时候,和尚的诗文功夫兴许比士人更深厚,把无邪往读书人的方向培养。无邪样样都学得精通,但是俗家弟子的身份惹得争议。

师父问:“吴邪,你愿出家做和尚吗?”

师父发现无邪的时候,身边有纸条,说他叫吴邪。

无邪叩头:“弟子愿意。”

遂才削去头发,法号无邪。

师父自毁之前,把一张战国帛书刻到了无邪身上,说,书毁人亡。

“我死之后,即刻火化,不要让人看见我身上的帛书。”

“师父,你为什么要死?”

“保管帛书的人都要死。”

“这东西要人死,为什么不毁了!”

“这东西要人死,也能让人活。”

“你回去吧。”

“师父!”

后来,无邪的大师兄继承了师父的衣钵成为现在的方丈,自己搬去了师父圆寂前守着的钵塔院。

无邪一直想弄明白战国帛书的秘密,无奈师父不准,只是说,好好守着便是,朝闻道夕死。

现下张起灵来盗帛书,无邪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
回去的时候,给无邪解了穴。无邪扔了一个果核,嘟囔道:“回洛阳吧,长这么大,还没逛过洛阳。”

张起灵盯了无邪一眼,并不是怕回去。只是……思路被“哎呀”一声打断。

无邪盯着自己咬了一口的苹果,里面已经烂掉了。于是皱了眉看张起灵。

就摘了四个,一人落了俩。张起灵二话没说,把剩下的苹果扔到无邪怀里。

无邪塞回去: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摘。”爬起来,拍拍衣服,出门去。

张起灵是真放心,无邪就算逃也逃不远,他有这个自信追上他。

张起灵盗战国帛书,并不是觊觎背后隐藏的财富。

这份战国帛书一共有四卷,解开里面隐藏的秘密可以令天下倾覆。

张起灵的母亲将死,只能用长生不老药解救,母亲不是贪生之人,但张起灵偏偏执念,又有通天的本领,愿意为了母亲一试。

传说,这帛书里就有长生不老的秘密。

不巧的是,金太宗手里有一卷,两方合作,他们要天下,张起灵要长生之术,甚好。

几经艰难,本以为尽数盗得,半路才发现有一卷是胡乱画上去的,逼真无比,险些被蒙骗。张起灵叹口气,没想到自己的智商会折在无邪手里。

返回去,寺庙平静异常,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偷了帛书一样。难道无邪并没有说?有这个可能,无邪的小心思特别多。

到最后,张起灵不知怎么的,先把无邪给偷了出来。

无邪出去摘苹果,胖子师兄从树林深处走了过来。

“无邪,什么时候动手?”明明是和尚,还是一副江湖做派。

胖子师兄也是孤儿,被戏班子收养,到处卖艺,受不了,逃到庙里出了家,好歹混口饭吃。旁人眼里,胖子师兄就是一火夫,可是无邪见识过胖子师兄的本事,反正比自己强。

“不急,这次你帮我,成吗?先别问为什么。洛阳城见。我回去了。”说罢,就走。

胖子师兄知道无邪想查帛书的秘密,并不想拦他,因为帛书确实不是个好东西。若有万一,自己在身边跟着,还能弥补,于是说:“注意安全。”

无邪回去的时候,张起灵一动不动的靠着柱子,难道睡着了?

无邪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瞧,吓,眼睫毛那么长!

佛主讲戒色,可是张起灵皮肤白得像月光似的,温润却透着一丝丝清冷,根本不可能不注意到。

“为什么要偷战国帛书呢?”无邪心里纳闷,却问出了声。自然是没有回答的。

无邪在张起灵旁边坐下了,兀自咬着苹

果。

少顷,困极,睡去。

肯定是冷的,无邪拢了拢衣服,朦胧间觉得身上盖了件衣服,暖和起来,猛地睁开眼,正好捕捉到张起灵尴尬的眼,太亮,所以一时大眼对小眼,更尴尬。

张起灵默默坐回去,无邪看着衣服,袖口已经磨破了。出家人本就清苦,无邪也经常穿补丁的衣服,可此时犯了嗔,可怜起张起灵来。

“张施主,若不介意,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吧。”说罢,用手臂去揽张起灵。

“我不冷。”明明不冷,声音却让人心寒。

无邪只好收回来,拉着衣服,把头偏向一边。

见无邪这样子,张起灵心里竟生出悔意,自己虽然不知如何应对别人对自己的好,但也别拒绝,反伤害了别人啊。

无邪到底是没在外面过过夜的和尚,头枕在木头柱子上,睡着了又磕醒,来来回回,张起灵看了,把自己肩膀借去,无邪迷迷糊糊,终于找到好的所在,沉沉睡去。张起灵这才放心。




文中涉及的圣善寺,不知道到了宋朝还在不在,就当它还在吧←_←

帛书什么的也是自己根据三叔的文乱编的←_←

在洛阳的第一天,两个人会发生什么事呢?关系会进一步吗?

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半、情歌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我的灵魂在唱歌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日月晴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